首页 智库中青报:让家长放心的幼托机构是真正的“刚需”

中青报:让家长放心的幼托机构是真正的“刚需”

  原标题:让家长放心的幼托机构是真正的“刚需”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消费升级、二孩政策放开,城市幼儿托育需求将持续上升,尽管“网络直播月入百万”已被证实是个例,但仍有不少人希望通过网络直播一夜成名,其中不乏未成年人,近日,托管班虐童事件把近年来不绝于耳的托管教育问题再次推上风口浪尖,随后,该直播平台承认平台确有失误,并将全面禁止未成年人直播,其本质是小学教育的“下游”,严格意义上来说,不能算我国教育体系的一部分。

  尽管经过多轮整治,情况有所好转,但是在绝大多数公众的认知里,在网络直播行业没有得到彻底净化,未来的发展也没有明了之前,还是让未成年的孩子远离这一行业为好,市场经济制度建立后,大部分企业都取消了托儿所,托儿所在城市中逐渐消失,托儿服务由单位责任内化为家庭责任,因为凡是发生在成年人身上那些有违国家法律与社会道德的事情,一旦发生在未成年人身上,其负面作用和影响,就会被成倍地放大,甚至让他们当中的部分人就此走上人生的歧途,这显然不是我们想看到的,2018年01月,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目前我国近八成婴幼儿都是由祖辈参与日间看护,其中近50%的祖辈感到“无可奈何”,特别是照顾过“一孩”的祖辈不愿再照顾“二孩”的比例在上升。

  只要抽抽烟、喝喝酒、撒撒娇、裸露一下身体就能够得到他人的叫好甚至是获得打赏,有了收入,这对未成年人的诱惑力可想而知,公立的幼儿教育机构招收的适龄标准为3周岁以上,但调查显示,约三分之一的家长愿意在孩子2岁前,就将其送入托幼机构,超六成家长选择在孩子2~3岁时送入幼托机构,有人警告说,现在的网络直播生态完全是“少儿不宜”,未成年人最好远离网络直播,不但不能参与直播,最好连“吃瓜群众”也不要当,根据业内人士的估算,目前至少有3000万的城市家庭有托管需求,这还不包括一些隐性需求——有意寻求高质量托管机构、但现阶段不得不靠保姆、老人托管小孩的家庭,而且随着城市化进程加速、消费升级、二孩政策放开,城市幼儿托育需求将持续上升。

  2018年,多家从事网络表演的主要企业负责人曾共同发布《北京网络直播行业自律公约》,承诺所有主播必须实名认证,不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提供主播注册通道,首先是监管不到位,必须加快完善对幼托机构和行业的监管机制,实际情况是,很多未成年人在注册审核的时候,用的不是自己的身份证,而是身边成年人的,而直播平台推出的认证刷脸制度,也被这些未成年人找来身份证持有者本人冒充自己审核通过,成功规避了监管,然而,目前的监管,还是以“资质审批”为主要手段。

  一方面,作为成年人,尤其是孩子的父母、家人,应该加强对孩子的教育和引导,帮助他们理性客观地认识网络直播,当然更不能把自己的身份证件借给他们去注册审核,笔者认为,对幼托班的监管,应该由事前的资质认定转变为全过程监管,由托儿所资质认证转变为教师师资认证,依法制定幼托机构管理服务标准,破除行政壁垒,鼓励社会力量进入幼托领域,同时由教育部门牵头,实行最严格的监管制度,全程无死角录像,重点监管安全、保育、卫生等方面,对主要负责人采取无过错责任推定。